Tag: 苏宁控股国际米兰

打败黄光裕、刘强东的大佬遭全球追债

投资家网获悉,近日苏宁国际总裁、国际米兰主席张康阳在香港败诉。这意味着,张近东、张康阳父子以及他们掌控的苏宁集团,已陷入一场波及全球的追债漩涡。

一个讨债人,突然变成逃债人,电视剧恐怕都不敢这么演,可这竟是赤裸裸的现实。

在中国商界影响力空前的张近东、张康阳父子,命运正发生360°大转弯。自从2021年苏宁易购暴雷以来,张近东父子与“苏宁系”就展开一轮“残酷故事”,欠下一债。

近日,香港高等法院发布一起涉及苏宁集团的国际融资案件。香港高等法院判决张康阳败诉,要求后者作为担保人,向一家海外银团偿还一笔2.55亿美元(约17亿元人民币)的借款。

判决书显示,原告为中国建设银行(亚洲),其代表一个由多家境外金融机构组成的银团。根据贷款协议,中国建设银行(亚洲)2020年向一家名为Great Matrix的公司提供了1.65亿美元贷款,同时认购该公司8500万美元票据、利息7%,合计2.55亿美元。

Great Matrix实为张康阳控制的一家离岸公司。作为张近东独子,张康阳常年主持“苏宁系”的海外生意,他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一大身份是,意大利足球俱乐部国际米兰主席。

最初,张康阳从中国建设银行(亚洲)搞出来的借款主要用在苏宁集团便利店业务苏宁小店上,苏宁易购公告曾显示,2019年苏宁易购将苏宁小店65%股权,分拆剥离给Great Matrix和Great Momentum两家公司。其中,Great Matrix出资2.475亿美元,认购55%股权。

彼时,中国建设银行(亚洲)这笔借款由苏宁集团担保,张近东父子则是个人担保人。没暴雷之前,张近东在中国商界很有江湖地位,曾一度打败过黄光裕与刘强东。

这样的大佬怎么会违约失信?可是本应在2021年9月10日到期的借款,因苏宁易购暴雷一拖再拖,“国际友人”终于坐不住了,组成银团,以中国建设银行(亚洲)为发起机构在香港高等法院向张康阳提出诉讼,要其偿还2.55亿美元借款。

张康阳以涉案文件含伪造成分为由申请搁置聆讯,他还主张本案适合在中国内地处理。

张康阳辩解称“本人担任Great Matrix董事和持股是苏宁集团管理层决定和安排的事项,只是在Great Matrix事宜上,按照苏宁集团管理层或相关部门的指示行事。”

即便如此,香港高等法院仍判决张康阳败诉。可是,“国际友人”想要讨回2.55亿美元借款并不容易。因为,张康阳个人名下直接持有的价值资产非常稀少。有分析指出,国际米兰曾决议将张康阳作为俱乐部主席的薪酬降为零,暗指张康阳以各种方式“逃避还债”。

或许对于眼下的张近东、张康阳来说,“脸面”似乎不那么重要了。比起来自海外的2.5亿美元债务,“苏宁系”在国内债台高筑,旗下苏宁体育、苏宁置业、苏宁易购,麻烦缠身。

苏宁体育,一直被视为“苏宁系”的一大支线业务。由张康阳亲自操盘。在他的带领下,苏宁体育主要涉及两大板块:一是,PPTV;二是,足球俱乐部。

当年为得到西甲2015年-2020赛季赛季版权、英超2019-2022赛季独家版权、德甲2018-2023赛季独家版权,张康阳不惜斥资2.5亿欧元、50亿元、2.5亿美元。

2015年,张康阳看上江苏国信舜天足球俱乐部,直接掏出5.23亿元;他喜欢国际米兰,就花20亿元远赴意大利买下70%股权,几年下来为国际米兰至少烧掉了约50亿元。

而在“苏宁系”深陷债务漩涡后,一切持续投入的烧钱生意都变成了重负。今年1月,英国法院认为,苏宁体育持续拖欠英超版权费用,应向英超联盟支付2.13亿美元。今年5月,张康阳久违在微博发声庆祝国际米兰赢球,马上遭到前江苏苏宁俱乐部球员集体讨薪。

苏宁置业今年将面临约83亿元的信托融资到期和19亿元私募债回售。此外,企查查显示,苏宁在太原、宿州、福州、廊坊、南京、青岛、淮安、无锡等地的分公司纷纷纳入异常名录。

暴雷主体苏宁易购更是惨目忍睹。截至2021年末,其逾期未金融机构本息,触发交叉违约,合计应还191.05亿元;涉及供应商等上下游公司的应付款项,合计逾期未还328.93亿元。

实际上,这与他的“执念”有关。当年,励志青年张近东大学毕业后干了5年办公室文员,因闲暇时间帮哥哥安装空调,爱上空调,于是在南京成立苏宁易购前身苏宁电器。

2004年,苏宁易购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借助互联网快车,一路飞奔,张近东名气与刘强东比肩,电商“二东”犹然在耳,媒体纷纷发问,是张近东牛,还是刘强东厉害?

最近几年,苏宁易购大事件中,让人最为印象深刻的当属,收购奄奄一息、负债累累的家乐福(中国),连马化腾都不敢碰的案子,就这样被张近东拿下了。

家乐福(中国)被苏宁易购接盘,曾一度引起轩然,各路玩家都在积极布局线上、新零售,苏宁易购却反其道而行,疯狂进攻线下。在张近东看来,线上是机会,也是风险。

此外,苏宁自称线上努力多年,却一直苦无建树。相关数据显示,早在几年前,B2C市场的大部分蛋糕就被阿里巴巴、京东瓜分,苏宁手中只有可怜的5.5%市占率。

也就是说,苏宁易购长久以来,表面是一家“线上+线下”的平台,实际主战场从来都没离开过线下,竞品对标京东,可张近东盯着的是传统家电大卖场,甚至是超市。

张近东不满足,他喊出“2019年,15000家门店”的口号,想通过差异化竞争,反击线上。

然而,在电商不断冲击传统零售的背景下,不顾趋势依然坚持发力线下的苏宁易购,战略上出现“畸形”。张近东显然执着过了头,思路已经被禁锢在拿地、扩张、拿地、扩张上。

比如2019年,他从老王手中收购了37家万达门店,这无形中增大了苏宁易购的现金流压力,同行琢磨轻资产时,张近东执着于买买买,打着新零售旗号,干着传统地推业务。

这份过了头的执着,使他一步步走到如今局面,“苏宁系”的多元业务变成了连环债务,张近东想四处借钱补窟窿,却越补越多,让他与儿子陷入深深的债务漩涡。

国米无缘争冠!张康阳再陷金融危机!负债17亿或兜售国米变现

国米无缘冠军!张康阳又陷入财务危机!负债17亿,或卖国米换取现金实际掌权者将面临巨额经济赔偿。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官司败诉后,张康阳已准备出售国米,以达到还债的目的。

此前有传言说国米可能因财务状况不佳被苏宁集团出售,但国米一直没有官方回应米兰和苏宁。然而,国米主席张康阳正处于这样一个敏感时期。据悉,他们打官司败诉,需要偿还17亿元,这对于志在冲击国际米兰的蓝黑军团无疑是一个重大打击。

新赛季意甲冠军。虽然国际米兰在转会窗口签下了多名球员,但球队老板深陷财务危机,这让球队下赛季的前景充满了不确定性。

2016年,经过张康阳50亿元收购国米70%股权成为球队董事长,其背后的苏宁集团为国米注入了大量现金,让这支球队被誉为“明星黑洞”。球队重回行列同时,张康阳作为苏宁的少爷、国际米兰新任主席,在国米球迷中非常受欢迎,并以其独特的人格魅力在意大利享有盛誉。不过,因为背后的苏宁集团他近几年因经营不善大幅缩水,张康阳所在的国际米兰也遭遇了严重的金融危机。

现在张康阳再次陷入深度金融危机,欠银行高达17亿元的债务。如此巨额的资金,让饱受经济危机之苦的张康阳和苏宁集团雪上加霜。这样一来,张康阳可能只能通过出售国际米兰换取现金来偿还17亿的债务。这对国际米兰来说绝不是好消息。因为高层的动荡,球员们会对自己的未来产生担忧,这对这家百年老店来说可能是致命的打击。

负债17亿张康阳着急盼出售国米套现重创蓝黑军团无缘争冠

背负17亿债务的张康阳心急如焚,希望出售国米套现,这将重创蓝黑军团,无缘冠军头衔。尤其是在先后签下卢卡库、科雷亚、姆希塔良、奥纳纳等强援后今年夏天,小因扎吉重夺意甲冠军的野心逐渐显现,蓝黑军团将成为新赛季不可忽视的强敌。

然而就在这样的时刻,来自苏宁集团的不幸消息传来作为国际米兰的老板,苏宁之子张康阳在银行筹集了2.5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7亿元)的证据被挖出后,官司败诉。

法官强调,有人伪造他的签名,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借出17亿资金,但法院不承认他的措辞。

因此,张康阳现在被责令立即向银行偿还17亿巨额款项,否则法院其公司的重要运营将被暂时冻结,这样的结果对于陷入金融危机的苏宁集团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对年轻的张康阳来说,即使卖铁,也无法一下子凑齐17亿的资金。此前苏宁集团遇到这样的危机,解散了江苏苏宁俱乐部,释放了大量资金。

而这一次,在张康阳被逼无奈之际,他最坏的打算,肯定是卖掉自己在国际米兰的所有股份,换取现金。据《都灵体育报》消息,包括PCParnters,有意接手国米的人,他们对蓝黑军团的估值已经达到了8亿欧元,折合人民币58亿元。

如果张康阳卖掉国米,17亿的债务很容易还清,而且他还能还剩下很多资金去投资其他项目。

但这对国际米兰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毕竟在苏宁集团加盟球队的这些年里,张康阳在俱乐部的投入也不少。球员们也非常信任张老板,彼此相处的非常愉快。现在新赛季即将到来,如果此时出现股东易主,对球员的士气将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更何况新东家对国际米兰的投资还是个未知数。如果遇到小气老板,国米复兴就遥遥无期了。

所以,作为国米的球迷,我自然希望张康阳能咬紧牙关,度过这段艰难的时光。毕竟,虽然出售国米能赚大钱,对他的个人名声很不利,蓝黑军团的命运会有很大的转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