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直播 瑞典vs乌克兰

凰家看台|世界足球先生为何把乌克兰捆在手臂上

两个月后的11月23日0点,波兰队的世界杯小组赛首场比赛在多哈974体育场里打响的时候,绝大多数摄像师会聚焦于波兰球星莱万多夫斯基的手臂,看他是否真的把乌克兰国旗颜色的队长袖标戴在身上。

卡塔尔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附加赛中,乌克兰队在一场大雨中输给了威尔士,无缘世界杯正赛。莱万要以这种方式把乌克兰带到世界杯去?

这个自俄乌战争爆发以来最热衷于表达立场的“当世第一前锋”100%会这么做。除非国际足联不同意。

国际足联不会允许各国队长随意佩戴袖标。有媒体报道,英格兰和其他一些国家队队长想在世界杯上佩戴鼓励同性恋平权的OneLove标识,国际足联考虑到东道主卡塔尔的国情,尚未批复这一申请。不过针对乌克兰国旗色袖标,可能是另一套标准。

几天前,恰逢国家队比赛日,莱万多夫斯基从巴塞罗那回到了波兰。一个含情脉脉的仪式在华沙国家体育场举行。乌克兰人的英雄、欧洲金球奖得主舍甫琴科,把乌克兰国旗配色袖标交给了世界足球先生莱万,两位偶像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握手一刻,他俩对视了几秒,目光不曾离开彼此,看起来很动情,感染力溢出屏幕——那种真挚且凝重的表情,让人觉得这肯定不是客套场面。

几十年来,东欧各国相继在足球世界里冒出民族英雄,但真正集英气和球技于一身俘获万千球迷的,只有舍瓦和莱万。

舍瓦46岁了,已不是曾经鲜衣怒马的“乌克兰核弹头”,也不是穿着洁白衬衣在教练席上指挥国家队的意气风发的球队领袖,最近大半年他在欧洲各地为深处战争漩涡中的祖国“化缘”,也曾为涨民众士气回基辅跟泽连斯基面谈。跟莱万见面时,他看起来完全是个憔悴的中年人,眼神里包含了无助、迷茫、期待等种种复杂情绪。

顶着“世界第一前锋”的头衔,过去10年莱万创造了无数传奇纪录,刚刚蝉联连续两届欧洲金靴奖。别忘了他是最近两届FIFA世界足球先生。本来,他该获得一个欧洲金球奖,但那年评选因为疫情而空缺,梅西也为他抱不平。

今年夏天,莱万从拜仁慕尼黑转投了巴萨,后者是世界范围内最具影响力的俱乐部之一。这位最近三年里全世界范围内最成功的足球运动员,是以一种几乎跟老东家闹翻了的决绝的姿态完成转会的——他五官很温和,但他性格很强硬。没有哪个球员敢用那种犀利的态度对拜仁俱乐部高层喊线岁,对一名前锋来说看似开始迟暮的年纪,莱万依然壮心不已。新赛季他刚为巴萨出场8次,贡献了11球2次助攻,其中西甲联赛6场8球,状态依旧。早前,他第二次以队长身份带领波兰队打进了世界杯决赛圈。

舍甫琴科以一种弱者的姿态说道:“我想把这个臂章传递给罗伯特(莱万),感谢他一直以来为我的国家所做出的支持,所发出的声音,以及所提供的平台。这个袖标对我而言意义非凡,代表了一个国家的激情和能量。现在,我把它交给你。”

莱万当场承诺:“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作为运动员的我们,能够利用体育的力量来传递正能量。我会把这个袖标带到卡塔尔去,并以此提醒人们,乌克兰人民并不孤单,而且也并未被遗忘。”

只不过,并非每个运动员都喜欢在这类问题上发声。梅西和C罗,世界足球两大顶流偶像,始终没有就俄乌战争表达过什么。莱万多夫斯基不同,除了发声,他甚至不惜以解除商业合同的代价来表达自己的立场。不过,人们认为波兰人的态度不仅仅关乎人道主义,不仅关乎他们跟俄罗斯之间的历史恩怨,还关乎眼下利益。

实际上,波兰能拿到卡塔尔世界杯的门票与这场俄乌战争有直接联系。此前,波兰原本要在3月底作客莫斯科与俄罗斯队进行一场定胜负的附加赛。就账面实力而言,波兰很难确保自己全身而退。

俄乌战争爆发后,国际足联起初宣布对俄罗斯初步制裁:俄罗斯队只能以“俄罗斯足球联盟”的身份参赛,且不能在主场比赛,也不能使用俄罗斯国旗和国歌。但波兰足协激烈地表达反对,他们表示无论俄罗斯队被称为什么,他们都不会与俄罗斯队进行比赛。

波兰足协当时的态度是,他们宁愿错过一次世界杯决赛圈的席位,也不愿意与俄罗斯进行比赛。波兰足协表示:“这有关于人性问题,而不是关于世界杯。”

莱万多夫斯基当时在个人社交平台上言辞激烈地声援了波兰足协的决定。他写道:“这是正确的决定!俄罗斯足球运动员以及球迷们对此无需负责,但我们不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我是队长,所以我不能只考虑自己的感受。当我联络大家,了解他们的意见后,我们都觉得无法想象自己站在球场上,就会突然忘记在乌克兰发生的一切。因此,这个决定是整个球队做出的。这个决定的动机是对乌克兰的重视和声援。”

波兰足协是第一个坚定表态俄罗斯的第三方足球协会。莱万是第一个坚定俄罗斯的第三方大牌球星。随后各国足协一拥而上。最终,国际足联和欧足联共同做出决定,禁止俄罗斯俱乐部和国家队参加所有比赛——至今,这一决定仍有争议。

最终,波兰队在少打一场比赛的情况下,以逸待劳2比0击败了下一个对手瑞典队,拿到了一张特殊的世界杯门票。有意思的是,瑞典队一开始和波兰队旗帜鲜明地站在同一战线,支持对俄罗斯禁赛。但在他们真正迎战波兰队的时候又有了抱怨。瑞典足协秘书长哈坎舍斯特兰德当时说:“不论是谁,小组中的任何球队要想进世界杯,必须要踢完2场附加赛。”但他的抱怨不起作用了。

战争之初,莱万当时效力的拜仁慕尼黑,曾经用乌克兰国旗的蓝黄两色灯光点亮主场安联球场,以表达自己的立场。莱万自己则在2月27日拜仁与法兰克福的比赛中,第一次戴上了一条乌克兰蓝黄双色的队长袖标。

赛后,莱万把袖标捐赠给了慈善机构予以拍卖。袖标拍出了27000波兰兹罗提(约合39480元人民币)的价格,这一款项被用来购买医疗急救用品并被迅速送往乌克兰前方。

“我们所有人都厌恶战争,而且从没想过,它会变成现在的这种局面。看到这一切,让人感到心痛。我认为,整个世界都应该对于乌克兰予以支持。体育无法置身事外。我们不能接受所有正在那里发生的一切。”

他甚至身体力行,跟他代言的一家广告品牌提前解约,只因为该品牌被报道跟战争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知名运动员退役后从政的案例很多,乔治维阿当选过利比里亚总统,卡拉泽成了格鲁吉亚副总理,拳王维塔利克利钦科成了基辅市长……但莱万,这位柔道运动员和排球运动员的儿子在此前的人生中并没有太多足球之外的新闻。

跟前南斯拉夫地区那些儿时曾历经了战火的球星不同,莱万的人生接近无忧而安逸。2014年,莱万曾作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希望大使造访过位于约旦扎塔利地区的叙利亚难民营。当时有将近10万名叙利亚难民生活在那里,其中超过一半以上都是儿童。那是关于莱万罕有的场外新闻。俄乌战争中之前,莱万绝不以关注政治著称。

现在情况不同了。后来,莱万再次在波兰和瑞典的世预赛附加赛决赛中戴上了乌克兰蓝黄两色的袖标。

莱万为波兰国家队出场132次,打进76球,是波兰足球历史上毫无疑问的射手王,但他做的事情并非没有争议。

但确实也有波兰人在莱万的社交平台留下相反的看法,“你曾经也是个波兰人啊???”,“这已经不是我们的国家队了,这是对国家和球迷的公开背叛”,“他在比赛里在犹太人面前卑躬屈膝,只是为了不得罪他们”……

莱万从舍瓦手里再度接过蓝黄两色的袖标后,有波兰媒体着急了。WP SportoweFakty分析:“莱万能否戴乌克兰袖标比赛取决于比赛组织方。比如莱万佩戴乌克兰袖标对阵瑞典,前提是征得了瑞典方面的同意。不过在卡塔尔世界杯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波兰队长莱万的计划是戴传统袖标参赛。”

不过,波兰国内舆论对乌克兰大体是支持的,莱万的选择在波兰国内有足够的民意基础,否则舍甫琴科也不会飞到华沙做这件事。舍瓦上一次到访波兰是造访乌克兰难民聚集地。他说过:“乌克兰和波兰之间有着一种特殊的关系。毫不夸张地说,在波兰各地的乌克兰难民都能够感受到莱万的关心与支持。”

据统计,波兰是除俄罗斯之外全欧洲接收乌克兰难民人数最多的国家,目前大概约有130万乌克兰难民生活在波兰境内。波兰大概最能真切感受到乌克兰人眼下因为战争所经历的苦难。

2012年,乌克兰和波兰曾经携手举办欧洲杯,情同手足。那是舍甫琴科的最后一次世界大赛,35岁的他在首场比赛中梅开二度,帮助乌克兰2比1逆转了瑞典,以高光谢幕。那是莱万多夫斯基的第一次世界大赛,24岁的他在揭幕战中打进那届杯赛的第一个进球,横空出世。

那年之后乌克兰国家队再没有在顿涅茨克踢过比赛。也是那一年,普京二度上台成为俄罗斯总统。

现在,顿涅茨克的未来谁也说不清了。莱万多夫斯基手臂上的袖标颜色真的能决定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