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届欧洲杯主题曲盘点③:足球回家我们齐聚一堂

世纪之交的这届欧洲杯,在主题曲上风格上做了步伐不小的革新,瑞典乐手E-Type将电子乐和《Oranje Boven》这一荷兰著名乐曲(也就是Campione, Campione, Ol Ol Ol这一举世闻名助威旋律的原曲)结合在一起,做出了一首新潮而洗脑的主题曲。合唱团的歌声作为乐曲主体,一遍又一遍地高声吟诵这一段旋律,其余的元素,只包括若干句简单歌词,以及电音伴奏,但只作为必要的点缀,不像如今的电音歌曲,已经被彻底电气化的音符才是全曲的重中之重。

《冠军2000》无意强调歌词,输出的尽皆是喧闹和激情,加上一段在欧洲大陆流传许久的助威旋律,听众非常容易接受,也可以便捷地传唱。单论欧洲杯主题曲的传唱度,这首取材于经典的《冠军2000》,可以说是最广泛的,而它同时也为球迷助威歌曲提供了一些新的素材。瑞典人在本土欧洲杯上没有尽情释放出自身的音乐才华,却在其他国家的土地上找到了一些灵感。

这是一首存在感相当低的赛事主题曲,但其实这首歌的演唱者Simply Red(就是红)在英国名气不小,在灵魂乐演奏上,就是红很有造诣,也是英美各大音乐奖项颇为青睐的组合。主场兼乐队核心米克哈克诺尔曾在1993年拿到全英音乐奖的英国最佳男歌手称号,上世纪80年代后期到整个90年代,是这支乐队风头最盛的时期。

1995年,就是红推出专辑《Life》(生命),在市面上反响不错,在多个国家拿到白金级以上销量。《我们齐聚一堂》就出自于这张专辑,是全专最后一首歌。这张专辑一度登上英国唱片排行榜榜首,后来也被欧洲杯组委会看中,选为赛事主题曲,在英格兰欧洲杯开幕式和闭幕式上演出。哈克诺尔本人是曼联的拥趸,后来为欧洲杯制作的官方MV里,内维尔兄弟也出来客串了一番。

这是一首温情而舒缓的歌曲,非常适合在静谧无人的时候,拉上窗帘,戴好耳机欣赏。就赛会歌曲而言,慢歌天生不占优势。而在1996年,另一支英国著名乐队Lighting Seeds(发光种子)也推出了一首以英格兰国家队为主题宣传曲《Three Lions》(三狮),尽管在发行之后的好一段时间都遭受冷遇,但在欧洲杯开始之后,这首歌开始在球迷间传唱,尤其是在英格兰比赛时,这首歌就成了大英球迷的指定助威歌曲。

《三狮》这首歌还有另外一个广为人知的名字:足球回家了。这句歌词在整首歌中不断出现,表达英格兰人对于自身现代足球发源地传统的自豪和自省,时至今日,依然是英格兰球迷中津津乐道的一句经典。

反倒是《我们齐聚一堂》,这首赛事的正牌主题曲,被彻底喧宾夺主,连后来官方推出的赛事音乐合集,都没有这首主题曲的身影,这进一步影响了人们的认知,以至于在讨论欧洲杯主题曲的时候,可能都会直接把《足球回家了》当作正牌主题曲纳入讨论范围。

29年前的这届欧洲杯,诞生了第一首官方意义上的赛事主题曲,两位瑞典本土歌手彼德约贝克和托雅内克合作,完成了一首男女合唱主题曲。约贝克是瑞典的高产音乐人,在乐坛活跃了近30年,但为欧洲杯演唱主题曲的时候,他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新人。约贝克是歌曲的主创和男主唱,声音清亮高亢,雅内克略带嘶哑,同时又极具爆发力的嗓音,正好和前者互补。

这是一首颇为标准的赛事主题曲,大气磅礴,振奋人心,在歌曲制作上,也有着浓浓的时代感。瑞典人为了做好欧洲杯的第一首主题曲,选择了比较保守的做法,没有尝试在歌曲中融入太多的东道主本地元素,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而在同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主题曲响彻世界,成为奥运史上永恒的经典,瑞典欧洲杯的主题曲较之亮点不足,后来也颇少再被人想起。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